【武清聚富荣】提供天津市武清区最新新闻/楼盘房产/人才招聘/便民,二手等信息,及武清本地微信交流群,北京武清通勤微信拼车群等,武清人自己的网上家园!天津武清今日新鲜事★武清最近新闻大事★肺炎疫情实时动态

武清聚富荣

武清佛罗伦萨
网站首页 > 今日新鲜事 > 便民二手

武清过年歌--侯福志

2020-01-21 09:00:08 武清聚富荣 阅读

  “过了腊八,小寒大寒。头上鱼篮浅子一声唤,唤起了过年。” 这是80多年前,由著名学者、诗人李琴湘先生用民间口头韵语所撰写的《天津过年歌》中的语句。虽为俚语,但通俗易懂,读来朗朗上口,口齿生香。近日,有关“年”的话题在报纸上越来越多,读了这首“过年歌”,笔者顿生灵感,用同样的韵语形式,记述一下上个世纪,我的老家农过年的景象:

  冬至一到,社员赋闲。一年到头很辛苦,不容易,歇上几天。大清早,邻居们纷纷把门子串。农家妇女本无闲好,纳鞋底,侃个大山。张家事长,李家事短,谁家闲事,都有关联。说来妇女能顶半边天。闲聊中,进入了腊月天。

  腊月天,不一般,过年的节奏已上弦。孩子放假最悠闲,胡同里边闹翻天。玻璃球,圆又圆,趴在地上弹不完,废寝忘食全不顾,输赢不过几分钱。猴皮筋儿,蹦得欢,又唱又跳不简单,头上辫子弯又弯,煞是惹人眼。

  过了腊八,马上小寒。红枣红豆,熬粥当饭。吃饱喝足,全村转弯。一家老少,全盼过年。腊八粥喝几天,哩哩啦啦到了二十三。二十三,糖瓜粘,今儿个正式过小年。关东糖,甜又黏,黏掉门牙没人管安。烙火烧,蒸年糕,一听这美食口流涎;驴打滚,很新鲜,咬上一口确实香甜。不管怎么样,灶王爷吃了嘴短,张不开嘴,不能信口胡天。

  生产队里笑声欢,又杀猪,又分钱。门外大红榜,工分列清单,辛辛苦苦干一年,到头能分多少钱,几家欢喜几家怨。几只大木桶,热水往上翻。公猪摆上案,哀嚎无人管,猪毛有人褪,猪血涌如泉。轻声对猪语,有你才算年。小孩子吹着“猪尿泡”,专围着大人转。有人叫,有人喊,自觉排长队,等着往家搬。不恨寡,只怕不均,有人嫌分的肉瘦,有人嫌给的腿短。要让社员全满意,除了公心不偏,队长的嘴还得甜。

  赶大集直奔武清杨村,那里年货最全。二踢脚,真好看,红彤彤的二分钱,算来算去不划算,都是父母血汗钱。金边的彩图真好看,原来是“五百挂”的小洋鞭,价钱太贵拆着放,一挂能玩好几天。琳琅满目耀人眼,吃喝穿戴特别全。豆腐丝好吃属城关,豆腐干要属黄花店,还有东马圈的豆芽菜,人人抢着去尝鲜。杨村的糕干美名传,买上几块解解馋。崔黄口的“德盛永”,打上一壶,味道绵软。两张大炸饼,个大如磨盘,自称河北屯的果子摊,浑身金灿灿,只花两毛三。

  过了二十三,天天有活儿干。母亲扫房子,父亲换墙纸,奶奶纺白线。无论屋后,还是房前,干干净净,彩灯高悬。母亲在家没得闲,灌粉肠熏下货,蒸了八大碗,豆包馒头堆成山,忙了一整天。 

  腊月二十九,黄花店街上走。母亲给的压岁钱,非要赶集全花完。二分钱,买了大糖堆,大口嚼着真解馋。两包摔炮,一毛三,听到响声乐无边。剩下一个大钢镚,留着压岁过新年。黄店阁,是道观,大辽遗存美名传。小孩子,爱探险,非要爬到里边看。黑咕隆咚,曲曲弯弯,好容易爬到第三层,除了看“小鬼”,还可以登高望远,看到天边。

  年三十,过大年,换上新衣服,清早一声鞭。母亲大声叨念,父亲赶紧跑后跑前,姐姐剪好窗花,哥哥去贴吊钱。全家人刚忙完,肉饼香飘满院,猪油打底,酥脆香鲜。吃完饭,各自散。老太太们斗索和(hú),小伙子扎堆打牌过年,孩子们跑到大坑边。苇叶当风景,溜冰赛神仙,偶尔还可以捡到两个大鸡蛋。中午饭,不简单,猪肉粉条炖白菜,外加一碗白米饭,味道那个美啊,这才叫过年!晚上饭,很简单,剩饭剩菜自己选,母亲心很细,铁篦子上又放了几个豆包和馒头,谁吃自个儿选。

  除夕夜得熬到十二点,没有电视和网络怎么过年?父亲插上门栓,母亲挂上窗帘,全家人围一团,玩起了 “大八万”(指索和)。从晚晌干到子夜,品着爆米花、水萝卜,四个小时足打了八圈,时间真短。有小伙儿,当街吆喊,抓赌的来了,赶紧玩完。一家人,吓破了贼胆,有人藏起牌,有人乱掖钱,全都涨红了脸。待一会儿,没动静,父亲出门把人看。街上无事平安,原来是坏小子张三瞎胡喊。

  瘾头来,想连战,赢了的还想再赢,输了的心里不甘,没承想已到十二点。天女散花,鞭炮齐鸣,大街小巷,笑语欢颜。一年到头,就盼着这一天。放完炮,精神短,关窗闭户好睡眠。三十晚,不关灯,好歹睡到两三点。

  年初一,饺子宴,素馅饺子也解馋。街上迎面全是笑脸,张嘴就是拜大年。大家族,人丁旺,男成队,女成连。街头到处是队伍,全都碰得见,说一声,岁岁平安。不说话的,打个照面,相逢一笑恩仇泯。拜大年,要按规矩办,先把本族亲戚看,再把老表四邻转。老人在家等,姑娘小伙挨家转。老理儿规矩不能变,每家桌上有托盘,摆满花生、瓜子和烟卷儿。前头进,后头出,老人连拜年的人都没看全,也算拜过了这一年。路过几家大门关,既不贴门神,也没把那对联沾,拜年队伍从此过,默默离开不相干。莫问此事因何起,村里有规矩,白事刚刚办完。“妈妈例儿”,数不全,不须说“死”字,有土也不须弹,最忌讳正月里摔碟子打瓷碗。

  大年初二走亲戚,闺女回家看大戏,好酒好菜待佳婿。姥姥拉着闺女看,小外孙子围着转。时间太短话太多,一天时间说不完。傍晚离娘到村口,老远仍然泪涟涟。七大姑,八大姨,全都要去看一看。两瓶“运河”佳酿酒,一包红纸点心签。三九天,北风寒,骑车串亲戚,袄都被风打穿。待把各家全都走一遍,怎么也得四五天。

  过年就是悠闲,街头上花枝招展,孩子们玩起来没完,老爷们儿嘴馋身又懒,闲来无事买糖堆抽签。只恨那,时光忒短,眨眼就到了正月十三。眼瞅着,年要过完,孩子作业还没写完,作文也差了两三篇。这些天,只贪玩,除了打尜儿,赶老蛋,连续十日,竟然没把那作业本翻。赶紧写吧,争取开学前写完,自己吓唬自己,否则这顿揍算是难免。心里这小算盘,可不能让家大人发现。否则这年关难过,真是过年关。

  元宵节,月儿圆,豆沙元宵余味在,韭菜合子往家转。石各庄,有汇演,街头演出真好看。有甄家营的少林拳,梁师傅的徒弟,杀杀喊喊。敖嘴村的高跷会,“傻子”偏要把女人逗翻,不承想,“小寡妇”根本不信邪,愣是不把那媚眼看。李各庄有评戏团。“石指导”,会排编,演员呼啦啦一长串。《杨三姐告状》《小女婿》还有那《包公三勘蝴蝶梦》,最好看的当属《秦香莲》。

  光阴似箭,春满人间。这“十五”一过,年算过完。社员撒粪种地,春种秋收不识闲儿。孩子们,心快收敛,紧紧张张,跨入新的学年。包好了书皮,削好了笔尖,只待那大考小考一场场,永远也没个完。待到熬到腊月底,又盼着过大年。 

  (天津市·武清籍)



标签:   武清 武清过年歌 侯福志